惊鸿不见影,疑是梦里来。

琅琊榜之后,一种情愫始终盘踞着内心,久久不肯离去。

现在,虽然时间的流逝会冲淡许多,但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刻,这种情愫仍然会弥漫在心头。

听着一代宗师的原声,《La Donna Romantica》,那充满回忆性质的音乐,将人的思绪带入到那片寒风凛冽却阳光曼妙的雪地,细腻的雪尘一次次被扬起,落下,把已有的痕迹抚平。曾经不愿,那炙热的情感,虽然苍白无力,却不至于消失得无影无迹。

像以往一样,在这漫漫深夜,长久地凝视着你的容颜,仿佛可以跨越时间的界限,去触摸你的每一缕气息。

夜色氤氲,一笔一划在窗前写下你的名字,隔江相寄,渴望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,能得到你的半点恩泽。

冬至已过,虽然眼下还无半点冬日的氛围,但心里,早已是肃杀一片。历史的迷雾,我看不透。那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,对你没有半点存念。

只能怀念过去。怀念你在冬夜里批阅奏折的情景。这一个画面注定可以穿越时空,打破桎梏,长久留存在我心头。

又或者干脆化作你身边的一盏油灯,幸福地燃尽自己,至死不渝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六月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