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鸿不见影,疑是梦里来。

疑是桃源入画来。

记得那一年的早春三月,暗夜里为段正明黯然神伤,一如满天飘零的落樱。

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为一些人神思悠然,这一次是梁帝。我又喜欢上了虚构的人物。但那又如何?飘零的思绪越过千重山,万重水,如那无根浮萍,聚散茫茫。

烟花易冷,情深易殇,穷尽一生也触碰不到的落脚点,如镜花水月般虚无缥缈。

烛光摇曳,忽暗忽明,你如炬的目光穿越时空,直达我内心最隐秘的角落。


凌晨两点,看完了琅琊榜,数度落泪。尤其是你意识到自己的过错忏悔时,眼前一片烟雨迷茫,说不出为谁而哭。

只想来到你面前,安慰这个站在孤峰,陪伴你的只有过去那不敢触及的巨大倒影,茕茕孑立的人。

说不上为何会同情这个年老多疑且众叛亲离的帝王,不知是不是因为你年老体衰的缘故,每一个你挚爱的人,都因为你的一意孤行,多疑,离你而去,每一个。

誉王在狱中自尽,你似乎原谅了儿子的所做所为,悲痛欲绝:朕还没下旨,他怎么敢死?!

对于这样的你,我实在恨不起来。

人性的悲哀在此刻像一个巨大的巨轮,将人生中最美好的部分一点一点碾碎。

这么多年,你一直在失去,两个亲儿子,亲妹妹,辅佐你登基的林帅……

你是要怀着何等决绝的心,清理挡在你巍巍皇权路上的障碍?

我相信你是有大爱的人,你扶着牢门凝视誉王,忆及往事,你忍不住哭了。

你以为,自己高高在上,牢牢控制着人心。

但事实却和你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,到了最后,自己聊以慰藉的宗亲都背叛了你,那一声声臣附议,像一把把利剑,刺向你的胸膛。

你涨红了脸,想要杀掉林殊,但无法逾越挡在你面前的靖王和群臣。

十三声乱臣贼子,喊尽了你心中的悲凉。

末了,你跪对着林殊的背影,忏悔道:朕抱过你,带你骑过马,陪你放过风筝,你记得吗?我哭得泪眼朦胧。隐约看到,林殊的眼角也红了。但为了复仇,林殊选择永不相见。你需要的,无非是一个原谅,一个永远也无法得到的原谅。

看着他们把你逼哭的样子,我好心痛,好心痛。

不是每一个人,都敢于揭开自己见不得天日的伤疤,何况又是万人之上的帝王?

起初在各种纷扰的乱流中,还有静妃可以敞开心扉倾诉衷肠,至此以后,再无人可诉。

此片与其说是权谋片,倒不如说是一部关于人性悲剧的巨作。

这个画面大概会永远印刻在心里吧,烛光摇曳,碎影黯淡,一无所有的梁王正被逼迫而来的黑暗一点一点吞噬。

多么希望能给你带去一丝安慰。

再也看不到你和颜悦色时的样子了。你笑起来是那样的亲切,足以融化掉心底的坚冰。你丰腴而温润的眼神,带着皇威,破空而来,让那无数良辰美景黯然失色。

王冠已落,大势已去,皇威不再,白发苍颜。

看着一个人失去一切,竟是如此的心如刀绞。

我不知道剩下的日子对于风烛残年的你,意味着什么。

只剩下我对你的注视。

评论
热度 ( 3 )

© 六月河 | Powered by LOFTER